2024年07月21日 星期日

盼 雪

發(fā)布日期:2023-01-10 瀏覽次數:20403

盼望著(zhù),盼望著(zhù),2022年的第一場(chǎng)雪,悄無(wú)聲息,不期而遇。天尤寒,地漸凍,歲已末,盼雪,在這寒冷的冬季!
一覺(jué)醒來(lái),推開(kāi)門(mén)窗,白茫茫一片,一番雪景,映入眼簾。遠處的棧橋,樓下的花園,還有那幾株棕櫚樹(shù),都覆蓋著(zhù)一層薄薄的雪。12月16日,今年的第一場(chǎng)雪,無(wú)約而至,來(lái)的,有點(diǎn)神秘,有點(diǎn)倉促。但是,每年第一場(chǎng)雪,都賦予了不尋常的韻味。
早晨前往食堂,遇見(jiàn)同事,他興奮地告訴我,“這場(chǎng)雪是在夜里2點(diǎn)多開(kāi)始下的,那時(shí)我正在夜班查崗?!?/span>
凝望著(zhù)漫天飛舞的雪花,我的思緒,伴隨著(zhù)寒風(fēng),肆意飄揚。我不禁想起,刀郎的那首《2002年的第一場(chǎng)雪》,重溫經(jīng)典,音律跳動(dòng),內心激起無(wú)限的惆悵和對歲月的懷念。
時(shí)光如梭,二十年轉瞬即逝;歲月似刀,四十載鐫刻留痕,一道道皺紋布滿(mǎn)飽經(jīng)滄桑的臉上。
記得小時(shí)候,我們小孩子最盼下雪。在下雪的冬天,我們會(huì )一起打著(zhù)油布傘,冒著(zhù)風(fēng)雪結伴去學(xué)校。那時(shí)的我們從不需要父母去接送。課間時(shí)分,我們像決堤的洪水一樣,涌出教室,密布校園,一起堆雪人,打雪仗,一起享受冬雪帶給我們的快樂(lè )時(shí)光。在短暫的寒假里,每天除了按時(shí)寫(xiě)作業(yè)外,幫著(zhù)父母做些簡(jiǎn)單的家務(wù),最期盼下雪天的到來(lái)。雪下得越厚,我們就越開(kāi)心。我們不僅可以堆雪人,打雪仗,也可以去門(mén)前池塘里溜冰(那時(shí)冬天格外寒冷,冰也格外厚),去田野里結冰的水溝里摸魚(yú),還可以帶著(zhù)咱家的狼狗“黑豹”,一起在覆蓋著(zhù)厚厚的雪地里逮野雞、攆兔子,要是運氣好點(diǎn)的話(huà),一家人又可以美餐一頓。

小孩子盼雪,大人們更是盼雪。農民伯伯們,最盼冬天里能多下幾場(chǎng)鵝毛大雪,緩解一下長(cháng)久旱情,滋潤一下莊稼生長(cháng)。


初雪  吳輝  攝

農諺常說(shuō),“今冬麥蓋三層被,來(lái)年枕著(zhù)饅頭睡”,我老家在江淮丘陵地區,麥子種植不多,油菜種植較廣,同樣需要更多的雪水滋潤,來(lái)年才能有個(gè)好收成。菜農們,同樣期盼冬天再冷些,雪下得再大些,那樣的話(huà),冬天的菜價(jià)又能再漲些,腰包又能再鼓些,菜農們生活將會(huì )變得更好一些。

如今的我,生活在相城,工作在礦山,每天往返于城市與礦區間,兩點(diǎn)一線(xiàn)。班車(chē)穿梭于城市與曠野公路上,透過(guò)車(chē)窗,望著(zhù)一望無(wú)垠的綠油油麥地,每天眼里重復著(zhù)同樣的景色、同樣的建筑物,很多時(shí)候都是無(wú)聊的,會(huì )一路淺睡到目的地。在這寒冷的冬季,心中迫切的期盼,第一場(chǎng)雪能早點(diǎn)到來(lái)。
至今記得《二十四節氣歌》,“冬雪雪冬小大寒”,“大雪”節氣已過(guò),第一場(chǎng)雪姍姍來(lái)遲,冬至又至,翹首期盼,這個(gè)冬季能多下幾場(chǎng)雪。讓暴風(fēng)雪來(lái)得更猛烈些吧!暴風(fēng)雪到,橫掃新冠,疫病散去,春暖花開(kāi)。雪是冬天的靈魂,是冬天的調味,更是冬天的點(diǎn)綴。盼雪,相約在冬季!
(梁正好)